阿临临

双黑 第十九题《离家出走》by阿临临

昨天太宰治和中原中也说他要回家吃饭。软磨硬泡的说动了中也,让他早些回去给自己做饭。并且信誓旦旦的保证自己一定会按时回家吃饭,可他竟一个晚上都没有回来。中原中也将桌上的菜热了一遍又一遍,直到饭菜已经焦得快要不能吃了它才停下来,坐在沙发上等待着太宰治的归来,但是等到的却是第二天早上的太阳。
  临近中午时,家里的大门才有了一点动静。
  “我回来了。”太宰治的声音充满了愉悦。
  “你还知道回来?”中原中也那异常沙哑的声音里带着尖锐的讽刺。
  “啊咧…中也还在啊,我都以为你已经去港口了呢。”太宰治有些惊讶的声音从玄关传来。不一会儿就是一阵拖鞋与木地板碰撞的踢踏声,等到他来到客厅才看见那一大桌子已经焦掉的菜以及脸色惨白,眼睛里布满血丝,眼底泛着青黑的中原中也。
  太宰治突然有些哑然。
  “说吧,你昨晚去干什么了。”中原中也有些踉跄的走到他身边,嗅了嗅那浓郁的香水味,不经让他有些反胃。“呵,生活挺丰富,哪家漂亮的小姐?”与太宰治擦肩而过,走到玄关开始换鞋。
  这样的中原中也让太宰治感到十分不舒服他,赶紧追上去抓住要去开门的手。
  “你要去哪?”
  “关你屁事。”中原中也顿了顿,继续道:“我们还是分了吧这样没意思以后无论你和谁家的小姐,上了床还是结婚都……与我无关。”中原中也再讲完最后一个词时,深吸了一口气。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随后挣脱了太宰治的手,摔门而出。
  太宰治这下是彻底的慌了,回到客厅,对着那堆被热过无数次的饭菜,自我反省。
                              分割线
“中原前辈!你不能再喝下去啦!”对川龙之介用罗生门将一瓶瓶的酒举起,不让中原中也再碰。
  “把酒…还回来!”中原中也晕乎乎的盯着芥川龙之介想伸手去拿,奈何够不着,只好坐下来喝着杯子里仅剩的半杯伏特加。“太宰治那个混蛋!他居然出去找女人!”说完就一口闷完了,那半杯烈酒顺带把杯子也给摔了。 然后整个人坐在沙发上,那样子看起来很颓废。
  芥川龙之介本来是想打电话给太宰治的。在想起刚刚中原中也那个样子后,便将电话放下了,他从中原中也原来住的宿舍中拿了件风衣给他盖上就离开了。
                     分割线
  “喂太宰,你今天去哪儿了?!”国木田独步朝电话吼道。
  “啊,是国木田君啊,那我今天不去了。”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无视了国木田独步的谩骂,随后打开通讯录,找到了芥川龙之介的号码,拨了过去。
  “太宰先生!有什么事?”芥川龙之介的语气有些激动。
  “中也在那儿吗?”
  “中原前辈……他醉了。”
  “那…他有说些什么话吗?”
  “中原前辈是说过一些话,可惜在下并没有听清。”
  “好,我现在就过去,谢谢你介川。”
  “不,不用客气的,太宰先生!”
                     分割线
  太宰治轻轻推开了那扇虚掩的门。映入眼帘的就是缩在沙发里的中原中也。太宰治感到有些心疼,快步上前抱起醉醺醺的中年就往回走,而他怀里的中也蹭了蹭他的胸口,双手紧紧攥着太宰治的衣服,小声的呢喃着什么太宰治低下头去,努力想听清他说的话。
“太宰…不要去找…别人…太宰不…不喜欢我这样…”
  等太宰治听清了中原中也的话,心里越发的难受,只能将怀里小小只的中也抱得更紧,安抚似的在那人的额头上烙下一吻。
                    第二天早上
  中原中也迷迷糊糊的醒来,动了动手。想去揉揉,因醉宿而的头,却发现自己被禁锢在一个有力的臂膀中,还在当机中的中也并没有反应过来,这人是谁,挣扎的想要将自己的身体解放出来。
  太宰治成功的被中原中也的动作弄醒了。有些勉强的睁开眼看见的就是想要挣脱他手臂的中也。他有些慌乱地收紧手臂,不让中也逃跑。中原中也当机中的脑袋渐渐清醒了。看着面前的放大版的太宰治的脸,愣了一下,随即用力挣脱了,太宰治的怀抱,准备下床走人,谁知太宰治就像一块狗皮膏药从背后抱住了坐在床沿的中原中也。脑袋耷拉,在中原中也的肩上,双手环抱住他的腰,做出无声的挽留。
  被抱住的一瞬间,中原中也的身体僵硬了一下,冷冷的开口道“放开!”
  “中也,不要走…”
  “还有话说?”
  “我没有出去找女人,昨天晚上是乱步追查到的一个杀人集团的二把手,社长要我们在那个晚会上面将她逮捕,任务很急,我的手机没电了所以没来得及给中也发短信。对不起中也…不要走。”太宰治的语气很轻,生怕大声了点,会令怀中的恋人感到不快。
  中原中也迟疑了一会儿,还是挣脱了太宰治的怀抱。
  “中也…”本以为中原中也会走的太宰治急忙出声阻止。但令他没想到的是中原中也只是转了个身。主动跨坐在太宰治的大腿上伸手环住她的腰脑袋埋进他的牲口太宰治有些不敢相信中原中也的动作只是本能回抱着中。也不多时,埋在他胸口处的中也就传来闷闷的声音。
  “太宰…”
  “嗯,喂在。”
  “太宰…”
  “中也,我在。”太宰治有些像哄小孩子的模样,一只手轻轻的拍着中原中也的背,另一只手揉着中也那头橘色的长发。
  “果然太宰你还是喜欢女人吧……”
  太宰治见他这样有些好笑,但更多是心疼。他很恼火会给恋人造成不安的自己。他托起中冶的脸颊,在他眉心处烙下一吻,正事着中也有些发红的眼睛道:“我喜欢的人就只有中也一个,无论中也是男人还是女人,我都喜欢中也。”
  中原中也被太宰治那突然正式得不得了的告白弄得有些不知所措。像一只鸵鸟一样再次钻回了太宰治的怀里。
  “下次要执行这种任务的时候记得把手机充好电,不然…我会很担心…”
  中原中也的声音越来越小,小到和蚊虫叫声一般,但太宰治还是听见了随即俯下身,在中也耳边应了声“好。”

鬼白——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

(现代背景)
  一天,鬼灯出差回来,看见白泽正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有点好奇便唤了声他的名字。
  回过神来的白泽,笑着看向鬼灯示意他过来。
  “鬼灯我们养只宠物吧!”白泽的眼睛里闪着亮光。
  “不好!”面瘫脸。
  鬼灯突然想起前段时间桃太郎外出旅游将他家的兔子寄养在自己家里的日子——
  “鬼灯,你看他多可爱!~”白泽浑身冒着粉红泡泡的对鬼灯说。
  鬼灯:“……”老子受够了!这死兔子要和白泽一起睡,白泽为了它居然要老子睡沙发!本来好好的假期就这么被这只死兔子毁了!
  鬼灯颅内风暴结束后就立刻打电话给了桃太郎威胁道:“你要是再不把你家兔子带回去我就拿它炖汤喝!”
  这边的桃太郎听见了这话,顿时冷汗下来了应了声“好”,就立刻搭车返程了。
  那天晚上
  “咚咚咚”
  “来了!……是桃太郎啊,是来把小兔子接回去的吗?”白泽道。
  “是啊,麻烦你这么长时间真是不好意思啊~”桃太郎小得有点狗腿。
    “没关系的,它很可爱,可不可以让它再在我家住几天?”白泽有些不舍。
  “这……”桃太郎猛然间瞥见沙发上准备黑化的鬼灯冷汗直流,“这不好吧,况且……我也很想它了!”
  白泽泄了气,回房间把兔子抱给了桃太郎。
  思绪回到了现在
  “为什么?”白泽嘟囔道。
  “没有为什么!”鬼灯的语气有些强硬。
  “可是你经常出差,我一个人在家很孤独。”语气里藏着无尽的失落。
  “那我们就视频通话,还可以玩电话pl……”
  “啊!——你个大流氓!!!”白泽的脸涨得通红。
  趁着这个势头,鬼灯开始上下其手(滑稽)不一会儿白泽就被鬼灯扒了个精光。
  “你,你要干什么?”白泽的手捂住重要部位声线颤抖的问鬼灯。
  “干你!”
(又是和谐的一天~)
end

卜鬼《帮对方吹头发》by阿临临(下)

  “快快快,过来坐好!…………你这怎么回事,衣服裤子穿成这样?”卜凡,看着王琳凯穿着自己的衣服,领口大得连小孩的一边肩膀全露出来了,裤子也是,正赶巧儿的,王琳凯这个傻子踩到了自己的裤脚,一下下没有掌握好Balance就马上就要摔倒了,卜凡看着心里头可急了,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接住就往怀里带,一直挠他的痒痒肉,任小孩在自己的怀里滚来滚去。“快,听话去吧衣服裤子换了。”
  “不!我就不!是你自己给我的,不能怪我。”王林凯从卜凡怀里跳出来,叉着腰,鼓着嘴巴,摆出一副自以为很凶的样子。
  “算了,行 可厉害了你,我错啦,我错啦,快过来,不然待会真的感冒了!”卜凡是很宠王琳凯,但是有时候确实对他很无奈。
  王琳凯的头发其实很软,之前梳着脏辫时没能感觉出来,现在剪了,摸起来手感很好,就像王琳凯本人一样,陆定昊说他很凶,很可怕,但那只是外表,当你真正和他混熟了以后,你会发现他其实就是一个小孩儿,还是特可爱的那一种。而且他真的很细心,他会十分注意他care的那些人,时不时瞄你一下,你要是有什么情绪波动他都会知道,像之前郑锐彬和自己那事儿,然后她也很孝顺,之前他爸爸也有说过……
  “普凡!绿毛大怪兽!”
  “怎么了?”
  “你发什么呆一,直对着一个地方吹我的头皮都要焦啦!”
  “哦,对不起对不起。”说着,卜凡揉了揉被自己吹疼的那一块。
  卜凡是坐在王琳凯后面给他吹头发的,在加上衣服是自己的,领口很大,所以从他这个角度可以看见王琳凯胸前的两颗小红豆,让他不惊想入非非。为了不让自己兽性大发生的王琳凯,所以他准备让王琳凯先去睡觉。
  “好啦,快去睡觉,头发也吹干了,晚上不准玩游戏,不然明天起来黑眼圈重重的,一点都不酷。”不烦你了,你也小孩的脸,发现手感还是一样的好,然后等小孩儿乖乖去睡觉了以后,再手动解决生理上的某种需求。
  可不烦,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小孩去睡觉,人忍不住再次开口。
  “咋了,还行干啥?”
  王琳凯忸怩了一下,脸有点红红的,对不凡说:“那个你都帮我吹了,我不帮你吹,这个不好……”
  卜凡有些惊讶的抬头看着王琳凯那双清澈的双眼,突然觉得之前自己的想法有多么的猥琐,对这小孩来说简直就是一种亵渎。她笑了笑,用手拍了拍自己的头,把那些不美好的想法,拍了出去,随后再次对上王琳凯的双眼,和他说好。
   end

卜鬼 《帮对方吹头发》by阿临临(上)

妈卖批限字数
“都说了这天它得下雨,昨晚天气预报不都说了嘛,你看看,现在浑身都湿透了,快去洗澡,不然过两天得感冒了!”卜凡脱着自己身上已经湿透的衬衣,有些生气的对王琳凯说道。
  被卜凡这样说,王琳凯表示非常的不服气,但是自知理亏,只好小声的说了一句对不起,便回房间找好换洗的衣物去了洗澡间。

“我好啦,你快去吧,别感冒了。”王琳凯冲好澡套起一件卜凡大号的衬衫,将毛巾搭在肩上,就赶紧出来了。——他可不想让他的大怪兽感冒。
  “行!”卜凡站起来转身看向在厕所门口,当他看见站在厕所门口的王琳凯的那双细腿时低声说了句艹。
  “你咋又不穿裤子,诚心想生病是吧?我告诉你到时,我就让你自生自灭!”说完他就把自己手里的裤子塞到王琳凯手中再从房间里面随便拿了条就头也不回地将厕所门给关上了。
  王琳凯有些无奈地腹诽道:“他说到底是给谁穿,也不想想自己的裤子到底有多长……”
  但王琳凯似乎是故意的,卜凡给他的让他穿,那他就穿吧,他还专门回房间照了照镜子。卜凡衣服穿在他身上不像是男友衫,倒像是偷穿家长衣服的小鬼。但王酷盖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无论上身效果怎么样他就是要穿!他要让卜凡知道他错啦,不该拿他的衣裤给自己穿。王酷盖在房间里面走了几圈后,除了有次差点因为踩到裤脚摔倒之外,他觉得其实还OK毕竟他的衣裤也是大件的,只是穿着比平时松点,没啥大不了的。
  没过多久厕所的门就被打开了卜凡,只穿了裤子,露出光裸的上身,那结实的肌肉,曾使无数少女为之着迷。等现在她们都只能想想,毕竟他卜凡,在几个月之前已经有主了。
  卜凡走到王令凯的身边坐下,空出一只手撸了一把王琳凯头上的杂毛。啧,湿得滴水。“你这小孩一点都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真的感冒了咋办,到时候一朵喇叭花又蔫成狗尾巴草,才知道难受?快起来,我给你吹头发行了吧。”卜凡说完就马上起身搬了个小板凳,示意王琳凯坐上去。
  其实王琳凯早就想让卜凡给他吹头发了,只是碍于酷盖的面子,一直不好意思说。不过今天卜凡凡自己说要帮他吹头发,他当然要体验一下啦~

官方不给我发糖我就自己写吧,再渣我也要写,反正我写完了舒服的多了

卜鬼《重逢》
五年后 机场
  “凡子一个人要小心点啊,我还有事你自己等着吧!”岳岳跑出去十几米又突然想起来什么,“到了记得回个电话啊!拜拜~”说完就继续跑了。
  “行!”卜凡表面上是这么说的但不免心中腹诽“这一个个的越来越不靠谱了。”
  27岁的卜凡褪去了幼稚,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的成熟稳重,他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位知名的模特,在整个圈子里几乎没有不认识他的人。但是事实上他还是原来那个人只不过那个会令他幼稚起来的人早已不在他身边了。
  距离《偶像练童年习生》总决赛直播的时间已经过5年,最后出道的九人也都混得不错但同样也很忙。正因如此,他这五年都没办法见到他的小孩儿。即使有电话微信,但是都抵不过想见那人的欲望。
  卜凡想着,想着机场的广播响了——请TCj254号客机的乘客请到6号登机口检票……
  他叹了口气,拖着行李箱大步走向检票口,但走到一半便被一个和他打扮得差不多的小孩撞死了个满怀他本想摘小孩的口罩想看看这个小兔崽子到底是谁,布料,低下头的瞬间却撞进了小孩清澈的眸子“好熟悉!”这是卜凡的印象,不等他反应过来,就已经被那小孩抱住了,忽然小孩凑向他的耳边说了什么,他便觉得整个机场瞬间安静了下来,安静到他只能听见小孩在他耳边的声音,下意识的把那小孩抱得紧紧的。
  后来过了许多年卜凡和那小孩一起回忆着他们的重逢,忽然想起了为什么他能那么快就想起并认出那是他的小孩————“‘因为早就习惯了他的感觉’卜凡你是这么想的吧,哈哈!”怀里的小孩笑得很是猖狂,“那你还记得我那时说的话吗?”他的眼里闪过一丝狡黠。
  卜凡笑笑学着小孩当时的语气对他说——“我终于找到你了,我的王琳凯!”